Live long and prosper.


  • Hello World!


    抛弃wordpress了。只为折腾hexo。
    而今,眼下又换了Jekyll。



  • 随手拍0502


    随手拍

    5月2日,泉州,初夏的一片黄叶。前一晚下过雨。



  • 大寒


    昨天大寒日,气温突降,心大寒。常有无名怒火的人,亦时有无缘无故的心伤。
    今天偶遇一人,感觉熟识,又无从相认,都尴尬。如果有前世,何必又要有这辈子。



  • 记录:2015年


    2015

    via Zine.



  • 来过


    又一年了。
    blog用的是sourceforge的空间,早已经无法ftp升级wordpress。
    就这么着吧。
    还是不甘心就这么关掉,至少域名要留着;这么多年过去了,留下的东西越来越少,就留着吧。至少这是以前没想到过的。
    像一条船在从早晨出发,一路顺着只够单行的河道往下,几乎无需滑桨,到天黑刚好达到某一个地方。



  • 五月的最后两天也是下雨


    像她说的那样,一分钟没停过。2006年的10月,我们的天空下着雨。

    我清楚又简单地记得这些有如我记得2011年7月26号阳光透亮。我刚走进卧铺车厢,放好包,陈庆增就打电话给我。后来每当他们拿出那张合影,问为什么上面没有我,我就会说,拍照的时候我正在回家的火车上,时间是2011年7月26号的下午。这是一个事实。
    2007年5月,我觉得人生已经走到了尽头。回到家,又无所事事,放了一次牛,为我爸写了一首诗,在温润的空气里午睡到下午三点;陪狗玩,去外公家看他戴着老花镜钓鱼。



  • 而我们


    时间没有变快,而我们总算是老了。



  • 而读书


    1,已经俩周没跑步了。到底要怎么样。
    2,《复仇者联盟》,《林中小屋》这样的电影真喜欢不了。最近看了《成为弗林》,《到也门钓鲑鱼》,《人山人海》,《神探亨特张》。
    3,而读书,比说服一个姑娘私奔还难。



  • 一周


    阴晴不定的一周。下午的阵雨过后往往有风。气温降到27度的七八点钟出去跑步,呼吸舒畅。
    我觉得晚饭,稀饭小菜要有点花生米。没有的话,拿什么都不能代替。不该再梦见你,草率嫁人,跟一个混蛋连夜私奔。嫁就嫁吧,你们奔吧;忘了买花生米,我就煎个蛋。



  • 明天


    今天没去跑步。

    晚上十点后,七点多,除了闷热的几天,工厂周围凉爽又安静。
    明天立秋。
    明天,一想到这儿就感觉是在晚上,有东西掉进了水里,像冰块那样掉进去。



  • 五年前的七月以后


    端午节没吃粽子。芒果还没熟。五年前的七月以后行道树上的芒果也没熟。那个夏天的台风很厉害,我吃了很多方便面。福州很热。老不下雨。就这些。



  • 看火车


    我多想告诉她这里除了下雨还是下雨,已经是夏天了。
    昨天我想起了她的名字还有看过的火车。



  • 426


    每一年,四月二十六号都准时来到。四月二十六号就是四月二十六号。对着日历,有时候我难免要发会儿呆。
    买了一把雨伞。
    昨天路过书店看到《发条橙》,没买。



  • 喝牛奶是一件多无聊的事


    每天喝牛奶也不能长大成牛啊
    像一头真的牛那样
    无论交配吃草
    我们都有杂念

    《天气》
    看起来明天是不会晴了
    雨落在房顶上
    从头发里流出来
    攥着头发
    一边给我妈打电话
    说完工作与婚姻
    注意身体
    我们又聊到了天气



  • Day tripper


    我在图书馆门口的书摊买过几本书。大概有《昆虫记》、《欧洲史》和一本村上春树的短篇小说集。

    第二年的春天也过去了。然后是夏天,和秋天,我们又要穿上厚一点的外套。把书出售,或者送人。
    最后一个春天,2007年,我把《我的名字叫红》送给了一位学妹。她瘦得像秋天的蚊子。

    下雨天不出门。下雨天,雨水被脚步带到房间。于是,某一天我读到了那篇《32岁的day tripper》。



  • 其他的都没意思


    其他的都没意思,我是说都没意思。



  • 杀狗记


    1、看电影。
    《低俗小说》、《龙纹身的女孩》、《导演万岁》、《菊次郎的夏天》,除了《龙》,其他都很旧。只有旧电影才好看。

    2、杀狗记。
    有人一早就把狗吊在树上,不过是为了在中午杀死它。

    3、菜小龟。
    煮面不忘菜小龟,真的要有肉才好吃,呀!

    4、书非借不能读。
    上周把麦家的《暗算》借了出去。
    荡出去的秋千荡回来,再出去回来就容易理解而没有顾虑了。



  • 聊斋笔记


    《聊斋志异》第八卷《荷花三娘子》一篇。说荷花三娘子怀胎十月,“自乃以刀剖脐下,取子出”,“裂帛束之,过宿而愈。”开破腹产之先河,而且过了一晚上伤口就愈合,说明还是腹腔微创手术。

    《崂山道士》一篇被我记错。重读完才发现只是讽喻。但那慕道又不能忍耐坚持,自作聪明的王生又恰似如我等惶惶不安于份的屌丝,但人家好歹也是傻脱的“故家子”。



  • 周一


    每一天都是周一。
    福州差不多下了一周的雨。零六年的秋天,十一回家那天,雨过天晴,不冷。而我发现,我爸老了,已经无心吃我。

    blog的域名本月二十四号到期,提前续费;零六年的十二月二十六号,我记得是在崇州的一个网吧,注册了这个域名。开始抽烟。
    那些天有雨水也有懒太阳晒着河滩、大街和我们。还没忘掉。

    还是下雨。晚上下雨的声音很大。落在院子里的树叶上,好像不会停。却在今天下午停了。云层里透露的亮光和更新的天气预报看起来春天就要来了。



  • 陈让


    昨天下班回家得知陈让已去世。
    零八年九月初,我从成都返回福州。
    最终我们在马尾见了一面,我们爬上塔,我们下了塔,我们一起吃了午饭。
    那是阳光亮堂的一天。

    这都是些普通的干草

    -陈让

    我们还发现林间的空地
    蛰伏的虫儿不叫
    你也不大会说话 我见过的干草随时可能
    从这边倒向那边
    倒在你们的家乡以及
    更远的南方
    紧贴着地面的
    这都是些普通的干草
    你洗会身子就下了山坡
    我再看会也就习惯坐在桂子树下




  • 去年十一,我弟从南昌来。去车站接他的早上,我没有看见那把伞。后来他走了,什么都没带。往后的日子还是差不多,除了多出来的一把伞。



  • 看电影


    在医院的输液室看了《刀见笑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