去年十一,我弟从南昌来。去车站接他的早上,我没有看见那把伞。后来他走了,什么都没带。往后的日子还是差不多,除了多出来的一把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