昨天下班回家得知陈让已去世。
零八年九月初,我从成都返回福州。
最终我们在马尾见了一面,我们爬上塔,我们下了塔,我们一起吃了午饭。
那是阳光亮堂的一天。

这都是些普通的干草

-陈让

我们还发现林间的空地
蛰伏的虫儿不叫
你也不大会说话 我见过的干草随时可能
从这边倒向那边
倒在你们的家乡以及
更远的南方
紧贴着地面的
这都是些普通的干草
你洗会身子就下了山坡
我再看会也就习惯坐在桂子树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