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一天都是周一。
福州差不多下了一周的雨。零六年的秋天,十一回家那天,雨过天晴,不冷。而我发现,我爸老了,已经无心吃我。

blog的域名本月二十四号到期,提前续费;零六年的十二月二十六号,我记得是在崇州的一个网吧,注册了这个域名。开始抽烟。
那些天有雨水也有懒太阳晒着河滩、大街和我们。还没忘掉。

还是下雨。晚上下雨的声音很大。落在院子里的树叶上,好像不会停。却在今天下午停了。云层里透露的亮光和更新的天气预报看起来春天就要来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