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聊斋志异》第八卷《荷花三娘子》一篇。说荷花三娘子怀胎十月,“自乃以刀剖脐下,取子出”,“裂帛束之,过宿而愈。”开破腹产之先河,而且过了一晚上伤口就愈合,说明还是腹腔微创手术。

《崂山道士》一篇被我记错。重读完才发现只是讽喻。但那慕道又不能忍耐坚持,自作聪明的王生又恰似如我等惶惶不安于份的屌丝,但人家好歹也是傻脱的“故家子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