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在图书馆门口的书摊买过几本书。大概有《昆虫记》、《欧洲史》和一本村上春树的短篇小说集。

第二年的春天也过去了。然后是夏天,和秋天,我们又要穿上厚一点的外套。把书出售,或者送人。
最后一个春天,2007年,我把《我的名字叫红》送给了一位学妹。她瘦得像秋天的蚊子。

下雨天不出门。下雨天,雨水被脚步带到房间。于是,某一天我读到了那篇《32岁的day tripper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