像她说的那样,一分钟没停过。2006年的10月,我们的天空下着雨。

我清楚又简单地记得这些有如我记得2011年7月26号阳光透亮。我刚走进卧铺车厢,放好包,陈庆增就打电话给我。后来每当他们拿出那张合影,问为什么上面没有我,我就会说,拍照的时候我正在回家的火车上,时间是2011年7月26号的下午。这是一个事实。
2007年5月,我觉得人生已经走到了尽头。回到家,又无所事事,放了一次牛,为我爸写了一首诗,在温润的空气里午睡到下午三点;陪狗玩,去外公家看他戴着老花镜钓鱼。